台南 赤崁樓(普羅民遮城)
小心翼翼地踏上木造的階梯,梯面上的彈性像是鋪上柔軟的地毯,咯咯的響聲提醒我不是身在那個年代. 上了閣樓,四面都打開了的窗戶,讓我不知道微風從何而來.倚在欄杆上想像當時古人站在這裡的情景,是憂國憂民還是風花雪月呢? 鄭成功接受了荷人的投降,並準備了水及食物讓他們可以航行回家,中國歷史的歷代交替曾經是這樣嗎? 我曾看過一部份歐美的歷史戰爭電影,戰勝者讓投降者有尊嚴的離開. 或許這在中國人眼中,可能是不可思議且非常的愚蠢的事.






















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