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著不停的小雨,還沾濕的玻璃窗上停留著一隻飛蛾。比起外面,這裡暫時是安全的棲身之所。



安身立命地垂吊在屋簷下,似乎是直覺地看慣了風風雨雨。


跑的慢的傢伙,對聽天由命已習以為常了。


不管如何,穿著簑衣外出暫時還可以頂者小雨。


既然大家都這樣的能耐,所以牠應該不是這場小雨的犧牲者吧?
創作者介紹
zu

微影代誌

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